完本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豪门风流史 > 第078章 美妙妇人 八
    “不要……滚开……”李玉柔感觉到一个又大又烫的硬物正要往自己身体里塞入,吓得魂飞魄散,心里狂喊道。无奈两人的嘴纠缠在一起,只能发出”嗯呀”的声音。李则天松开嘴,问道:”你想说什么?”李玉柔冲口道:”不要……滚开……”。

    李则天道:”滚开什么呀,刚刚我得你不是好舒服么,如果你真的不想给我,那你刚刚搂得我那么紧干什么,你又呻吟什么,又哪来的那么多的?”

    李玉柔涨红了脸道:”你胡说!”李则天哈哈一笑,将李玉柔的双退架在肩上,让她双脚朝天,一只手抚摸她的雪白肥嫩的,手指轻刮她的股缝和。触处溪水潺潺,那口已成了一片泥泽。”你都已经湿成这样了,又何必苦苦忍着呢?”李则天将手上亮晶晶的抹在她雪白的肚皮上。李玉柔自知不免,怒骂道:”李则天!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李则天道:”你说我,我看你等会不?”抵着李玉柔的,用力往里。洞口甚紧,一寸寸的往里侵入。”好痛!”李玉柔那地方虽已被开垦过了,但红肿未消,此时秀眉紧蹙,额头冒出大滴的汗珠,露出痛苦的表情。

    “不要啊……呜……呜呜……”虽然不愿意示弱,但被痛苦和羞耻交煎着的感觉还是使她忍不住开口哀求。挤开,了李玉柔的。李玉柔痛苦稍减,心里绝望的叹道:”又被了!我好命苦啊!”李玉柔真希望自己经历的只是一场恶梦,可是眼前的一切都那么真实,那男子丑陋的就在眼前,被自己的吞着,里正传来又涨又痛的感觉。不容她自怜自伤,李则天已开始了有力的。被李玉柔层层叠叠的包围的紧紧的,感觉妙不可言。

    “不愧是我看中的女人,就连都比别的女人的强上百倍。”李则天笑道,两只手把玩着李玉柔的两陀。那两团在李则天的掌下翻滚跳动,肉珠尖尖挺立,更增红润,娇艳欲滴。过度的羞耻使李玉柔轻轻的呻吟了一下,”不要啊……啊……”李玉柔哭求道。

    李则天一下、两下的大力抽动着。也被挑了起来,李玉柔身体开始发热,进进出出带出的把她的弄得湿淋淋的。”奶大退长毛多,又紧,真是极品。”李则天继续嘲弄着李玉柔。说着话,又是用力一顶。滚烫的象是直顶到了心坎,灼热充实的饱胀感觉在身体里开来。

    李玉柔脑子里一片空白,晕乎乎的像是腾云驾雾一般。排山倒海而来的酥麻感觉刺激得全身不住颤抖。”嗯……啊……”李玉柔的嘴里发出了旖腻的呻吟声,销人魂魄。李则天笑道:”连的声音都那么腻,可见天生就是应该被我干的。”

    李玉柔就开始不安的扭动起来,绕着那刺在的转动斯磨。李则天按住她的腰,加快速度急剧抽动。李玉柔被他插得一颗心仿佛被拎得高高的,嘴里着”嗯……啊……好舒服……”,美丽的头颅左右摇动,长发散在床上如波浪般微微起伏。双手紧紧抓着身下的床单,俏脸上秀眉紧皱,紧闭的眼睛睫毛颤动,痛苦欲哭的表情却混杂着极度的快乐。

    李则天看着身下的美女极度屈辱又欢快的样子,感受到一股征服的快感。”哼!刚刚还要死要活的。还不是让我奸得丑态百出。”俯在李玉柔耳边笑道:”你刚才说我是畜生,你现在的样子是不是个妇?”

    仅存的理智和羞耻心使李玉柔羞红了脸。李则天道:”你快说,否则我就不。”拔出停住不动。李玉柔低声道:”嗯!我是个……妇。”着急的向上迎向李则天的套去,想吞住。

    李则天哈哈大笑,李玉柔听到他得意的笑声,猛的一醒,羞愧无地。李则天的又插了进来,身体随即又酥麻无力的瘫软在床上。李则天放下肩上李玉柔的双退,缠在腰间,将李玉柔抱起,让她双臂搂着自己的脖子,两陀紧贴在自己胸前。说道:”那日我也是这般奸你的。我再玩玩。”托着她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李玉柔那日迷迷糊糊,不记得自己是否被李则天这样弄过,此时被人抱着奸,只觉得这个姿势羞耻之极,手脚却是下意识的如八爪鱼般紧紧缠着李则天,身体随着他的动作上下颠动。”舒服吗?”李则天问道。

    “嗯……”李玉柔闭着眼睛哼哼道。手脚用力,顺着李则天的手劲,不停的抬起坐下,让在自己的身体里深深浅浅的抽动。乌黑的长发如瀑布般值挂到腰间,随着”趴趴”的撞击节奏甩动着。李则天看着眼前美女的媚态,见她被自己插得直哼哼,只觉大是威风。精神百倍之下挺腰猛干,出入极是迅速。

    随着在自己身体里抽动节奏的加快,李玉柔的呻吟声也变得短促起来,上气不接下气,前一声尚未出口,后一声已到了喉咙。听到后来就象是在啼哭一般。”不行了……我……我要……了……”李玉柔上身突然向后一仰,白眼一番,全身猛烈哆嗦起来。里不住的痉挛,一股股的喷洒在李则天的上。

    胸前两颗颤抖几下,终于停止不动。手脚发软,再也缠不住李则天,身体便向下滑去。李则天将她扔到床上。李玉柔俯趴着急剧喘息。李则天托着她的腰将她下半身提起,使她的挺翘的圆臀高高撅着。

    谁知刚一松手,李玉柔又软瘫了下去。李则天拍拍她的,命令道:”跪起来,抬起来!”李玉柔欲火已消,无力的骂道:”你……你这个坏蛋,没有好下场的。”声音轻细,若有若无。李则天又托起她的腰身,让她肩膀着地趴在床上,肥白的撅得高高的,双手扒开她的臀肉,挺腰进入她的体内,急速冲刺。”这个的姿势好不好?”耳边传来李则天的笑声。李玉柔娇泣哭喊,呜呜哀啼。”不要呀……我……我受不了了……”

    臀部被李则天捉着,虽然拼命扭动着水蛇般的细腰,却无力摆脱。这一阵挣扎耗尽了李玉柔剩余的体力。李玉柔无力的停止下来,由得李则天捉着自己的猛烈抽动。急促的喘气声在她的喉头转来转去,越来越紧,憋得她透不过气来。李玉柔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呜呜……我要死了!”感觉身后的李则天突然猛的一捏她的臀肉,一股炙热的液体射进了自己的体内。李玉柔已经昏厥在床上。全身亮晶晶的被汗水浸得湿透,股间一股白色浑浊的液体缓缓流出。

    隐隐有些意识的李玉柔发现,李则天左手紧握自己一个高耸丰满的,右手则在她的花瓣又拨又挑,极尽挑逗之能事。李玉柔在昏迷中发出一声醉人嘤唔,用她娇柔欲融的喉音叫道∶”不┅┅不要┅┅”李则天笑,低下头在她脸上狂吻一通,把臭嘴凑到她耳边道∶”别急,我马上叫你欲死欲仙。”

    李则天性大发,双手贪婪地在李玉柔光泽白嫩,凹凸有致的胴体上一寸寸地摩挲,细细地欣赏;他的臭嘴,也移到她的樱桃小嘴上,用舌头把她的小嘴顶开,吸出她的小舌头慢慢品尝。

    李玉柔在昏迷中只受到强烈刺激,不但没有拒绝,反而高涨,她左手搂抱住李则天的脖子,热烈地回吻他,使劲吸吮对方的舌头;同时右手伸向李则天的,用纤纤玉手握住李则天的命根子,揉搓起来。

    这一来,李则天爽到了极点!他低吼一声,搂紧李玉柔那凝滑的柳腰,将嘴从李玉柔的香唇上移开,沿着她美丽的面庞一路向下吻去,在颀长秀美的脖子逗留片刻後,继续向下部移动,当他的吻来到李玉柔雪白嫩滑的胸部时,他狂热地含住一颗吮吸起来,同时抓住另一个,用手指轻柔地爱抚。

    李玉柔是个刚被李则天的女子,哪里经得起李则天这种风月老手的玩弄,转眼间湿润,气喘吁吁,不断发出甜美的呻吟∶”┅┅我┅┅我好舒服┅┅用力┅┅好┅┅不要停┅┅”

    双手紧紧抱住李则天的头。李则天乘胜追击,尝尽了两颗的美味後,又沿着李玉柔美好的胴体向下吻去,用舌头在她诱人的香脐上一舔再舔後,双手分开李玉柔修长的玉退,整个脸埋入了草丛地带,舌头在口处活跃起来。李则天舌功果然了得,片刻之间,李玉柔娇喘吁吁,香汗淋漓,玉首後仰,一头乌黑的美发垂到腰际;脸上神态娇媚万分,秀眉微蹙,樱桃小嘴里发出荡人心魄的娇吟┅┅

    李则天见时机已到,将李玉柔放倒在床上,托起她光滑白嫩的玉臀,将她两条修长的美退盘在自己腰部,用手扶起自己早已硬得发痛的,用巨大的在李玉柔甘泉淋漓的花瓣上揉动了几下,这才腰部发力,用推开,起来。李玉柔在昏迷中只觉快感连连,兴奋地摆动柳腰,用玉臀荡地迎合着李则天的。

    “什麽,在我看来,她不过是个需要李则天的搔货罢了┅┅”李则天更加意气风发,粗大的前後运动着,李玉柔柔软的缠在上面,随着的进出翻起或陷入。每一次,李玉柔都发出欢悦的娇吟,臀部也更加卖力地摇动着,主动地迎合着李则天的。李则天青筋暴露的大手,抓着李玉柔雪白的大退,紧得要留下血痕,的速度不断加快。

    “唔┅┅唔┅┅”李玉柔鼻子发出荡的哼声,美丽的眉头紧皱,脸上的表情介于痛苦与欢乐之间,左手拼命地揉搓自己高耸的两陀,右手抓紧床单。李则天又粗又长的,在李玉柔的里猛烈地进出。几乎无法喘息的快感和痛苦,把李玉柔带到了一个从没有过的。

    李则天又了片刻,忽觉李玉柔喘气凝重,玉体微颤,花瓣连同哆嗦着吸吮着他的。李则天知道她快,急忙挺起,将深深地进入李玉柔的。

    “┅┅啊┅┅我好舒服┅┅再用力些┅┅啊┅┅嗯┅┅”可怜的李玉柔伸出白嫩的两条胳膊紧紧抱住李则天的腰部,两条玉退分到最大限度,紧紧贴着李则天,生怕有一丝间隙。

    她乌黑发亮的嫩草由于沾满了两人的,变得杂乱无序,紧密地贴在花瓣附近;充血发红的,由于长时间的蹂躏变得糜不堪,汁液四溅,而李则天的还在无情地进攻着她,直到她彻底被征服┅┅

    李玉柔喘息声越来越急促,忽然”啊┅┅”地一声,达到了,甘泉不断喷洒在李则天的上。李则天哈哈狂笑,抱起李玉柔雪白的臀部,让她趴在床上,用手托住在她粉红的花瓣和後庭上推来揉去,挺直的又强力又有劲地刺穿了她,直达深处。李玉柔拚命地顶挺着,旋转着玉臀,让幽径四周的都被刮的又酥又软,麻痒不知从何而来,每刮去一片就有另外两三片开始痒了,仿佛有着无比的热情和放浪,毫不疲惫地迎合着。

    露水不住滑出,那紧窄幽径中水滑着,既被紧紧吸着又是极便,教李则天更加狂放,狠命着李玉柔那荡的,杀得李玉柔在昏迷中仍不住,溃不成军,很快就让李玉柔再次泄出了元阴,达到,茫酥酥的,连口里叫着什么自己都听不到了。

    李则天的家里,李则天正坐在那里有些无聊的看着电视,他在等一个人,他在等着张丽雅的秘书陈玉洁,自从看上了那一块地并谈好了价钱以后,李则天就一直在想着要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能将那块地给拿下来,想来想去,李则天还是想到了陈玉洁,所以趁着今天没有什么事,李则天给陈玉洁打了个电话。( 豪门风流史 http://www.wbxsb.com/6_6919/ 移动版阅读m.wbxsb.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