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恋上师姐:记者笔记 > 53.敲警钟
    陆靓丽安静地听完步飞扬的话,感觉这个人变了,变得严肃了,成熟了,稳重了,却没有了以前的亲和感了。她想多说几句,却不敢,只回应道:“知道了,请放心,我一定会把本职工作做好。”除此而外,她还真不敢说得太多。

    “那你可以走了。”步飞扬扳着脸,把领导的架子端足,挥一挥手,然后喝茶,看都懒得再看一眼陆靓丽。

    陆靓丽本来还有事想说,但是,领导发话了,她只好闪人。

    步飞扬正想笑时,闯进一个人来,不是别人,正是陆靓丽的新晋男朋友高运标。这个家伙看似瘦削,此际却风风火火,走路带风,一进门就高声说道:“哥们,你真不够意思?你,你不把我当兄弟。”

    这个家伙吃火药了,瞧这气势不像是来说事,倒像是来干架的。

    步飞扬却很淡定,好像没有看到高运标脸上的怒气一样地从容,把茶杯转上一转,“怎么了?我怎么就不够意思了?”他明明知道高运标为什么说自己不够意思,却非要这个家伙说出一个道理来。当然,他知道这件事表面上看他的确不够意思,因为记者站的任何一个人都会想不到他为什么不重用高运标,因为他们毕竟是好哥们。

    高运标也不坐,把那高挑的瘦削身板伸直,一瞬不瞬地盯着步飞扬问道:”陆靓丽当了副主任对吗?”他的语气很冲,眼神充满了不友好。

    “对呀,有什么不对吗?”步飞扬觉得奇怪,还以为他是不满意赵鹏飞当副主任,原来却是不满意他自己的女朋友当副主任,难道这个家伙真的不希望陆靓丽当副主任?

    高运标摇头叹气,“哥们,这回好了,她要是当上了副主任,以后真的要骑在我的头上拉屎了,只怕会把我当奴才来使唤。”

    “你自己下贱,人家这么虐你,为什么还要爱着?为什么不分手?”这回,他不怕陆靓丽听见,故意把声音提高,就是要让陆靓丽听见,心头暗暗得意:“丫的,老子早些时候就是因为这句话惹了祸,那丫跑来跟老子吵架,这回,看这丫有没有这个胆?”他料定陆靓丽根本就不敢再得罪他这个主任,所以故意高声大气地要求高运标分手,这样一来,对陆靓丽也能起到震撼性作用,不让她动不动就欺负高运标。当然,这番话是否起作用还得看陆靓丽有没有在外面偷听。

    高运标却摇一摇头,“哥们,我,我根本不可能跟她分手,其中的苦楚只有我自己知道,如果你够意思的话,那就帮帮我好么?”随着这句央求的话出口,他脸的怒气顿时消散,留下来的是可怜与无奈。

    “你想让我怎么帮你?”步飞扬不是不想帮高运标,主要是觉得这个人不值得帮,以前他帮的忙太多太及时,但是,换来的却是高运标的背叛,现在他真不想帮了,不过,他还是想知道高运标需要哪方面的帮助。

    “哥们,你能不能让我也当一个副主任,这样一来,我就跟她的职位相同,地位也就平等了。”高运标还真的敢想,原来是来讨官当。也许多自尊作怪,他觉得恋人之间如果女的地位比男的高的话,那这个男的就真的没面子。他就是那个没有面子的男人。

    “嘿嘿。”步飞扬冷笑一声,“你以为我是社长吗?或者你以为报社是我家开的吗?我想换人就能换吗?”

    “换人?”高运标一脸的不解,一瞬不瞬地盯着步飞扬问道:“哥们,我不想换掉陆靓丽,她能当上副主任,工资待遇肯定跟着往上涨,她的钱迟早归我享受,我无法享受,我未来的儿子也能享受,我是想让你向报社再申请增加一个副主任,你觉得我的建议行得通么?”

    一番话,步飞扬听出了名堂,原来高运标这个家伙还不知道赵鹏飞也是副主任。他微微一笑,“哥们,真不好意思,现在已经是俩副主任了,不能再增加了。”

    “啊——”高运标微惊,坐到步飞扬的对面,那对眼扑闪扑闪地眨巴得两下,弹出两根指头,“哥们,你是说除了陆靓丽而外,还有一个副主任,请问确定了吗?”他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如果没有确定,那就由他来当。

    这种事情步飞扬不想玩神秘感,直截了当地说还好一些。稍缓,他说:“哥们,经过我跟石主任商量,向报社推荐了陆靓丽和赵鹏飞出任副主任辅助我的工作,你……”

    “啊,你让赵鹏飞当上了副主任?”高运标没有让步飞扬把话说完,惊讶写在脸上,一瞬不瞬地瞪着步飞扬问道:“为什么是赵鹏飞这个外围记者?而不是我呢?咱们可是铁哥们呀。”

    “这种事我不能任人唯亲,必须综合考虑。”步飞扬非常淡定,心里却在暗暗地计较,想着要趁机给这个家伙敲一敲警钟。也不等高运标说话了,稍缓后又说:“赵鹏飞工作做得非常出色,正义感强,意志更坚强,原则性也强,从不贪钱,工作认真,真正地做到了替人办事不收一分钱,不拿一根线,更不会背叛他自己的原则,你能做到吗?”

    “你,你是什么意思?”高运标再笨也听出了步飞扬的话外之音,那就是直指他高运标收过受访者的钱,也干过背叛朋友的事。然,他嘴上却硬,眼一鼓,“哥们,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干过那些事?你是不是怀疑我收过黑钱?你是不是怀疑我背叛过朋友?”

    “看着我的眼睛!”步飞扬腾地站了起来,却双手拄在书桌上,腰一弯,直直地逼视着高运标,脸一阴,不怒自威,眉毛一挑:“告诉我:你收了吴三林多少钱?他让你干过些什么事?你把我的行踪告诉过谁?另外,除了吴三林而外,还收过谁的黑钱?”

    一连串的问题抛了出来,把高运标彻底整无语了。步飞扬却不想就此作罢,稍缓后又说:“就你这样的人品还想当副主任,你配吗?我告诉你:这次报社选派八个记者下来,有资深记者,也有实习生,有进必有出,意思就是要清洗几个人品有问题,工作态度不好的人。你完全符合被开除的条件,这次我也不想保你了,因为你不值得我去保。”

    “你,你……”蓦然间,高运标感觉自己就像挨了一记闷棒,被打昏了,也懵了。稍缓,他才清醒过来,想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有多严重他自己非常清楚,说轻点要被开除,说重一点他还要承担法律责任,因为他是在工作中收取受访者的钱,等同于受贿,这个罪名可大可小,就看现任上司怎么向上头汇报了。他的现任上司不是别人,就是他的好哥们步飞扬,这回,他不敢再玩诡计了,只得老老实实地求人了。他转到步飞扬身边,扯着这位好哥们的双臂摇一摇,“哥们,这事你能听我解释吗?能给我一次认错的机会吗?”

    “放开你的手,时间到了,我要下班了,有事明天再说。”步飞扬不是信口拒绝,而是时间真的恰恰地到了下午的十八点,这可是正常的下班时间,他没有义务为了高运标的事加班加点。

    高运标急了,死死地抓着步飞扬的手不放,央求道:“哥们,给我十分钟的时间解释一下好吗?我,我只要十分钟。”他很瘦,平时不爱出汗,这会儿却是满头大汗,被吓出汗来了,看来他是真怕了。

    然,步飞扬却不想给他这个面子,把手一甩,“让开,我还有急事去办,没有时间陪你瞎扯,如果真想交待问题,明天上班时间来找我说,另外,晚上别到我住的地方打扰我,听到了吗?”

    他不是提醒高运标晚上别去打扰,意思却是反过来,就是要让高运标晚上去找他说事。他知道高运标是急性子,绝对等不到明天。

    高运标无奈了,只好放开手,不过还是如步飞扬所料,他决定晚上就缠着陆靓丽一起去找步飞扬说事。

    步飞扬把高运标扔在办公室发呆,他自己却上楼去叫上石评芳,开上昨晚就停在这边的猎豹车到了城外的一家农家山庄 。

    要了包间,点了菜,步飞扬坐在石评芳的对

    面,幽幽地叹口气,“姐,我好累,这官真不好当,这才半天的时间,就把我搞得头昏眼花,心更烦,我是不是不适合当官呀?”

    “先别说这事。”石评芳把手一抬,睫毛一挑,“先说一说为什么要请我吃饭?”这事很重要,她是被这个混蛋小子生拉硬拽来的,肯定有原因。

    “嘿嘿。”步飞扬本来还想扯几句闲话,看来计划失败了,只好冷笑一声,“你还欠我一个秘密,也欠我一顿大餐,大餐就算了,今天我请你吃饭,也请你把欠铁那个秘密说出来。”

    石评芳淡然一笑,“小子,我记得你以前的好奇心没有这么强,现在怎么非要知道我的秘密呀?”( 恋上师姐:记者笔记 http://www.wbxsb.com/6_6871/ 移动版阅读m.wbxsb.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