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开海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归附
    人们往往认为蒙古是个血缘种族,但实际上蒙古是个地域名称。

    就连蒙古各部,也只有各部是真的,蒙古却未必是。

    但蒙古有两大优势。

    一为铁木真、二为小矮马。

    铁木真死后,就只剩小矮马了。

    但铁木真在的时候他们拥有一切,拥有金国扎甲、宋朝火药、西夏大马、西域回回炮,那是个被世间之至坚武装起来的战争机器。

    铁木真留给子孙的遗产足够他们败上一百年。

    他们也确实败了一百年,而一百年后,成吉思汗兴起之地的蒙古高原上,他的子孙连铁都没得用。

    而在边缘的卫拉特,情况要好上许多,他们占据粮产丰富的天山南北,这边土地用清末名将左宗棠的话说,是‘瓜果累累,牛羊遍野,牧马成群。煤、铁、金、银、玉石藏量极为丰富。所谓千里荒漠,实为聚宝之盆。’

    辽阔草原的背景是永恒的雪山,绿色的地平线上孤独地立着白色毡帐,近处的马群与远处的羊群低头吃草,周围空无一人。

    马蹄声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穿着胸甲头戴高顶钵胄的骑兵甲胄下赤色兵服让他看起来像一团火,举着丈长的朱红旗矛伴着马背起伏奔过草原,两只个头稍小的串种黄犬一前一后紧紧相随。

    这名斥候骑兵的高举的旗矛繁复精巧的花纹中间,写着万岁二字。

    万岁军自塞内出关时带出大量猎犬,原本是想在塞外无战事时行野猎补贴辎重,却没想到在归化长久屯兵,最早调过去的部队甚至在城里待了近两年,带出去的猎犬都下了两窝。

    也幸亏他们带出去的都是脾气凶猛的公犬,草原上不论牧犬还是獒犬,体形都比黄犬大些,若带出去母犬多串种大概率会难产。

    不过这也导致他们如今带的黄犬个头要大上不少,毛也更长更厚,在塞外生活更有优势。

    发生在天山北麓的战事已结束近半月,骑兵在掠过那个孤零零的毡帐时解下马背上的水囊饮了两口,又再度马不停蹄地向南奔去,他要回天山脚下的明军大营向戚大帅回报情况。

    向他这样被派遣出来的斥候骑兵有四百骑,戚继光罗列了和硕部所有能叫的上名的部落首领,管他是万户也好、千户也罢,甚至哪怕是百户,都会有骑兵专门去宣告哈尼诺汗已被击败,并召他们去天下脚下重新设立的轮台县大营议事。

    只要不伤使者,来不来都随意。

    万户不来,千户也可以来,千户不来,百户也可以来,若是百户不来,部众可以直接带家眷牲畜迁徙过去。

    就一句话,只要你去归附天子,天子就依你才能地位赏你金银绸缎、土地户口。

    不光和硕特部的有封赏,其他瓦剌部众只要归附也有封赏。

    戚继光给他们一个月时间,如果不打算归附,就做好丢掉性命的准备,如果既不愿归附也不愿开战,就带着部众往北走,别在这片土地上留着。

    第一批到天山脚下明军大营的贵族并不多,但来得很快,经过商议,愿意跟着明军北征的,可以带少数部众参与北征,不愿参与北征就留在这等待分配。

    所有部落都会被打散重新分至新设立的各个卫所,愿意的会收到封赏,不愿意的还可以回去,像没来一样,带着部众往北走。

    “戚将军,我们往北走,会怎么样?”

    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留下来,实际上就算这些来的少数人,都只是少数人里的少数人愿意留下来,将部众分割打散,对所有贵族而言都是难以接受的情况。

    他们中绝大部分人都只是首领派人来试探明军意图的,尽管哈尼诺汗的部众连打都没打就一败涂地,这样的威势让他们不愿起兵反抗,但如果明军想要赶尽杀绝,他们也只能串联奋起。

    不过至少到目前看来,明军看上去并不是那么难以交流。

    “你们往北走两千里,有一条大河,在河流以北的地方,你们可以随意休养生息,随意放牧,只要不南下,没人会管你们,没准以后……”

    戚继光想了想,笑道:“没准以后还有大明的商贾去找你们购置货物,也向你们卖货。”

    听起来还不错。

    但往北走两千里,没人知道两千里以外的北方究竟是什么,他们只知道中间要跨越一望无际的沙漠,没人能活着从那儿出去。

    戚继光知道,他的骑兵在东北方向的阿尔泰山角向北探路,他们原本以为瓦剌在那边,结果走到了叶尼塞河流域南端,在当地遇到瓦剌衰落后独立的乞儿吉思诸部。

    他们的名字本意为四十个百户,过去瓦剌强盛时多依附瓦剌,如今脱离自立,有四个大部落,各自划地为王,实力弱小。

    到那边后斥候们发现这一看就不是瓦剌,这都种开地了,哪儿能是瓦剌啊,因此展开非常友好的交流。

    随行的商贾卖了点货也买了兽皮兽骨等物、斥候们测绘了地图,并认为当地人种地技术菜的抠脚,又顺手指点了一下。

    临近秋季天寒地冻,便分行数路沿途测绘着返程,大多数人没能在去年冬季前抵达归化城,在外面捱了整个冬天才返程,不少人至今仍在追赶大军的路上。

    “那如果我们不走,又会如何?”

    戚继光听着这个问题笑了,就算没有人问,这两个问题的答案他也会让所有人知道,他轻轻叹了口气,起身道:“交战乃人间最残酷之事,你死我活。”

    “能归附便归附,无生死之祸,舍权柄而得富贵。”

    “不能归附可走,有离乡之难,尚可保命。”

    “要是既不归附又不愿离开,就是要杀我,你都要杀我了,我怎么杀你都不过分吧?”

    戚继光知道这个时候还是以劝人归附为住,道:“归附朝廷没什么不好,命都没了即使是部落首领又有什么用,二百年间草原上死的首领难道还少吗?”

    “回去告诉你能见到的每个首领,都快过来归附吧,去北方不是好事,留下来更难,也许有人觉得在草原上游牧我很难找到你们,我确实很难找到你们。”

    “等时间到了,朝廷会对不归附者每个人的首级开出悬赏,所有归附部落都能分一杯羹,到时候留在这没有活路,一只羊就够了。”( 开海 http://www.wbxsb.com/0_995/ 移动版阅读m.wbxsb.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