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无限之至尊巫师 > 正文 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超级大圈圈
    亚山世界被彻底封锁不久,亚莎就出现在了赵文睿与厄加斯的会晤之地。

    厄加斯站起身迎了上去,双方彼此融合,成为一名有着极致魅力的女神。

    面对亚山完全体,赵文睿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才能在其自然散发的神性照射光辉中不被侵蚀。

    对于这样的一个情况,赵文睿并不感到惊讶。

    亚莎和厄加斯是一体两面,何为一体?何时特征凸显?就是类似现在这种、需要一致对外的时候。

    “你赢了。”合体后的亚山微笑着这样说。

    “还没有。”赵文睿一脸不痛快的道:“在我看来,这场博弈尚未尘埃落定。”

    “你有怨气。”

    “确实。”赵文睿也没否认,纵观整个事件,可以说是一路苟过来的。

    在这样的背景下,无论是巧取还是豪夺,他都会觉得一番苟没有白费,可最后却是靠提前消费、暴发户式的砸钱赢的,这意味着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对取得胜利几乎毫无帮助,这就很致郁。

    亚山不失从容和优雅的反问:“你为什么觉得生死博弈,应该是充溢着大量愉悦感的过程?”

    “……”赵文睿有些无言以对。

    还记得早年在本源世界生活的时候,‘钱难挣、屎难吃’是常理,绝大部分人没有办法让自己愉快的享受挣钱过程,反倒是为了确保挣到钱忍受各种委屈、甚至不惜扭曲自己的行为很常见。

    那么将这个现象代入到这次事件中合适吗?

    说实话,他觉得大体上是合适的。因为他的对手跟他是一个级别的。不是能够吊打的弱者,更不是可以碾压的蝼蚁,而是猎人与猎物的角色不断更换的搏杀。

    如果这么看的话,他与其说是对赢的过程和付出的代价都感到不满,以至于不开心,倒不如说是为自己表现而懊恼。

    他被打脸了。

    关键标签——自以为是。

    自以为是明显就是傲慢的一种体现。

    当‘自以为是’+‘苟发展’的时候,让他看起来浅薄而又猥琐,自卑而又自负,典型的一副叼丝嘴脸。

    他是自我揭破了这一真相后,才觉得不开心的。

    更让他不开心的是,他现在的主要情绪竟然是恼羞成怒。想要通过扭曲的发泄,来弥补自己之前的三流表现。

    何谓扭曲的发泄,仇恨大约算是一种。

    恨意深深,杀了都不解恨,要施虐、要蹂躏、要杀全家、要鸡犬不留……

    说好了这是一场与是非、善恶、正邪无关的战争,现在赢的难堪,就立马没了优雅,恨不得将对方一点点磨成灰才解恨……

    在他人委婉的提醒下,自我剖析的结果竟然是这样的结果,无言以对也就很正常了。

    赵文睿自己也知道,宽厚些说,他确实还有着人性中的不少劣根性,但并没有那么不堪。这一路走来,他也是时常自省的,包括提醒自己他的那些缺乏足够证据的推测,其实都是臆测,要做好随时被打脸的心理准备和突发情况应对准备。

    然而用略微苛责的态度去评判,作为比人类高一个层次的生命形态,缺点会被相当程度的放大,也应该以缺点被放大的模式来要求自己。

    毕竟生命层次的提升,是可以用筛子的密度做比喻的。如果说人是粗筛,那么神就应该是细筛,漏洞应该更小。

    很大程度上,外部环境的压力,决定了神很有必要、甚至是必须这般严格要求自己。

    至于其中原因,说白了就是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这样的一个自律、自省的品质,赵文睿自忖还是有的。

    他质疑的不是这个,而是质疑有没有改错的能力。

    毕竟这些概念并不新鲜,每次事后的自我总结也算是深刻,可貌似下次还是会犯这类毛病。

    人类从过往中唯一吸取的教训,就是人类从不会从过往中吸取教训。

    他担心的是这个。

    “人性,要不要彻底斩掉人性?”赵文睿忍不住生出了这样的念头。

    当他这样做假设时,并没有否定人性中美好部分的存在。而是联想到那句俗语‘山有多高,水有多深’。

    有多好,就能有多坏,一体两面,上下无限。指望只留下好的,将坏的彻底摒弃,并不现实。

    或者说,在一定范畴之内,能够实现留好弃坏,一旦超范畴,就不成了。

    这一理论,与‘没有忠诚,只因价码不够’的说法遥相呼应。

    此时的赵文睿并没有注意到自身的认知迷失。

    他只注意到了‘人性’已然成为妨碍他、导致思虑有漏洞、导致漂亮完美的赢得胜利的短板,而没有注意到相比于当年初衷,现在的他贪婪的令人发指。

    当年将财务自由作为终极梦想的记忆还在,只不过被他看做了幼稚、眼皮浅,就好像某孩子的梦想是一块房子那么大的巧克力蛋糕。

    确认有超凡存在后,曾梦想像神仙般星海飞驰、逍遥天地间。这记忆仍旧鲜活,甚至有时候会扮演式的来上那么一段儿。

    可实际上对他而言,这种扮演已经并不比80后玩sfc模拟器游戏获得的乐趣多多少。偶尔调剂一下没问题,当做主要娱乐内容就做不到了,更别说视其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现在他都已经能封锁一个单体宇宙,然后好整以暇的吞吃了,却因为付出的代价有些大、达成这一效果的过程中有丢脸表现而耿耿于怀。

    然后以自我提高的名义,考虑要不要给自己换个‘系统’……

    他也不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变化。

    他注意到了,然后轻轻的放过了。

    他认为这是成长的一部分。就像孩子终究要长大一般自然而然。

    他却忘了既然有长大,有成熟,就有过熟、衰朽、终结。

    一般人的终结是意识消散,他的终结更复杂一些,却也不过是这个现象的变种,当他彻底抛弃人性,换了所谓更棒更适合当下的新‘系统’(思维模式)时,他也就被自己终结了。

    亚山世界,是赵文睿一生中极为重要的一个转折点,标志就是‘去人性化’的萌生。

    与之相比,他在亚山世界的际遇得失不值一提。

    当然,当时的他并不这么想。当时他还是将胜负、真相看的挺重。

    真相是,亚山世界就是个神仙坑。

    也不是他走背运,而是门一族视角的开拓区,普遍是这种情况。

    这就是大战场。

    大战场并不是指主神之间解决恩怨,派遣高级轮回者在某个地区捉对厮杀或混战,至少不全是。

    大战场的核心标签其实是环境概念。

    如果说轮回者们经历的任务世界是近郊,大战场就是荒野。

    时间的流速差异,导致这个区域的强者远比内时区多,像亚莎和厄加斯这种挖神仙坑狩猎的情况,也不算罕有。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旧日支配者一系的神祗,在这个时区,往往扮演着猎物的角色。

    究其原因,在于祂们是外神。

    赵文睿原本也知晓‘外神’这个词。

    他知道这是个相对概念,是相对于那些人们耳熟能详的神灵而言的,比如北欧神系、希腊神系等等。

    至于到底有多外。

    他最初想到的是地球之外,后来一想不对,应该是银河系之外。

    因为他想到了某些说法,例如:说克苏鲁的兄弟、黄衣之王哈斯塔,被古神封印在昂宿星团……

    再后来,他在很长的时间里,都认为这个‘外’指的是本源世界地球所在的单体宇宙之外。

    而经历了这次事件后,他才知道这个‘外’,恐怕指的是时区。

    本源世界1秒,外时区已经过去了亿万年,以这样的一个类比法,越是外时区,诞生强横之神的概率貌似也就越大。

    但有一个情况必须注意,那就是信息含有量。

    之所以用‘本源世界’这个概念来称呼地球,是有其道理的。

    根本、源头,这就是本源的直译。

    什么的根本和源头?

    信息。

    就像越是靠近宇宙的边界越显荒芜,外时区的关键问题在于缺乏信息。

    那里的宇宙卵的‘信息内核’就不够丰富。如果说内时区是256位的数字组合变化,那么外时区恐怕只有3位、4位。

    所以形成了一个近乎围城的概念。

    内时区的高阶存在想出去,他们赋予变化,但缺乏伟力。

    外时区的人想进入,他们伟力无匹,但缺乏变化。

    中间区激突不断,宛如淡水域咸水,沸水与冰水的交汇处般。

    在这样的背景下,向本源世界进军的旧日支配者,就有些像地球白垩纪的霸主恐龙,它们确实强大,吨位就摆在那里,但它们的脑往往很不发达,受了伤都感知延迟,血尽而亡着比比皆是。

    从这个视角看,亚山世界,就是某古神支起的捕熊夹。

    并非凯恩懂得练小号,很多神都有类似的操作,并且满级号两位数以上的也大有神在。

    亚莎和厄加斯,就是某古神的小号。

    这位古神是多元宇宙的大触,取得的高逼格成就枚不胜数,其中就有全职业全种族制霸。

    玩过{魔兽世界}的都知道,其8.0版本有19个种族、12个职业,就算刨去某些种族无法就职某些战职,想要全职业全种族制霸也得练近百个满级号。

    所以凯恩跟这位古神比,的确是弟弟,基本上各个方面都是,除了一样——他极小概率的玩了一次超跨界融合。

    代表最核心的本源世界,和代表最外围的外时区世界,完成了数据融合,从而诞生了潜力max的后起之秀。

    融合点是黑暗旧日支配者宇宙,当该宇宙中类钟表境的那个星球级星舰的核心秘密被凯恩得到,融合就基本完成了。

    如果说那里是果,现在的赵文睿就是因。

    之所以给人因果颠倒的感觉,是因为那是重演了赵文睿在亚山世界的遭遇,只不过时间和空间跨度更宏大。

    不仅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甚至凯恩也是在事后,才慢慢想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过去的他,未来的他,融合成了现在的他,每一个他都有自己的故事,都活在当下,很难说哪个他更能代表他,必须设一个前提,才好说明。

    比如说,哪个他是最成熟、最全知全能的,那必然是全面融合之后的他,也就是凯恩历35313年,灭中古战锤宇宙的凯恩本尊。

    以凯恩本尊的视角看,此时此刻的赵文睿,也不过是过去式。

    因为对其而言,赵文睿的一生已经结束,且有了盖棺定论。

    但对于现在赵文睿而言,前路是未知的,有待他去探索和开创。

    神的思维速率超乎常人想象,只用了不到两秒,赵文睿就完成了自我检讨等一系列思考。

    他看向亚山,亚山也看着他,等待一个答复。

    这个答复关系到接下来双方以怎样一种方式为这场交锋收场,是体面的就此罢手,还是以一方彻底的消亡为结束。

    “我想彻底了解全局的情况之后,再做决定。”赵文睿思忖再三,仍旧做不到宽宏的将这件事揭过,他想揭开所有谜团,然后给自己一个不留遗言的交代。

    亚山的微笑从面孔上敛去,她平静的道:“我不建议你这么做。我相信你已经明了自身的短板所在。当你看清全局,恐怕会盛怒之下,做出不理智的选择。那会结下死仇。”

    “我相信,你冥冥中已经感觉到了我的真正根脚。我知道说这些会让你感觉到受了胁迫,愈发的不痛快。我还知道你的出身,导致你在这方面十分敏感,不畏强权,宁死不屈。”

    “但请你冷静的想想,换位思考,你会如何做?强大本身没有错,强者也不可能对弱者的挑衅无动于衷。”

    赵文睿点点头“我明白,我明白,能屈能伸大丈夫。弱跟穷一样,从某种角度讲,都是原罪。弱小的时候,就应该多些忍让,以此换得强大的机会。”

    “我也知道,我们的这场交锋,谈不上谁比谁卑鄙,你们在网鱼,而我则因为贪婪入网。在这样的背景下,非得搞的鱼死网破,显得挺小家气的。”

    “然而人生最苦意难平。我之前因为一场交锋失利,忍了数百万年,本来以为实力大进,能爽快的当几年掠食者,结果却落入这个陷阱,不得不断腕负债,来摆平这桩麻烦。”

    “我忍不住就在想。这么活着有什么意思?以前需要忍,现在还需要忍,沧海桑田百万年,怂字始终伴身边。我觉得累了,不想继续这么忍了,我想当回血溅五步的匹夫。你的后台固然强大,你的根脚确实硬的不像话,但我有信心让他流三斤血……”

    亚山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流下了眼泪,不是为她自己的殒落,而是为本尊。

    她在亚山世界跟赵文睿交手了数百回合(以赵文睿殒落为一回合),她了解这个对手的可怕。她占有绝对主场优势和绝对物资优势,却每次都是非常惊险的以微弱优势取得最后胜利。

    胜利后她精疲力竭、场地崩毁,没办法高效的解析属于赵文睿的信息,也就没办法向本尊传递赵文睿相关的核心信息。

    所以亚山知道,赵文睿没有说大话,哪怕是对本尊而言,这都是一个从未有过的可怕对手,甚至比本尊的那些宿敌都要可怕。

    因为赵文睿是瓦罐,实力强、够狠、敢死,这个家伙放在凡人群中,就是那种被社会反复毒打,随时都可能崩溃发狂的人,谁遇上谁倒霉。

    亚山的评估没有错。赵文睿的过往,决定了他的心性和意志是脆弱的。

    他不似凯恩本尊那般,被比正常社会更残酷的轮回者生涯反复毒打,却有因为有看得见、摸得着的力量增进而没有丧失希望,最后完成了意志的淬炼,成为了系统的完成了考验的强者。

    赵文睿则如同空中楼阁。他的第一个阶段,就直接是强悍的纳米虫傍身,第二个阶段,更是继承了旧支的传承。

    他是经历了几百年的学习生涯,获得了岁月的沉淀。但有些增益,光靠岁月熬,是无法获得的。

    又或者说,人的意志就像铁,百锻成钢。没有这个步骤,杂质就出不来。

    以至于赵文睿其实有很多缺陷,包括自以为是、乖僻的一面等等。这些缺点搁在普通人身上,或许还不当紧,可搁在有着强横力量的神身上,就危险了,可以说是害人害己,宛如幼儿玩枪。

    对于凯恩本尊来说。赵文睿最终决定不向古神妥协、死硬到底,是必然的一环。

    没有这一环,就没有他从黑暗旧日支配者宇宙获得的那份遗产。另外,没有这一环,神王欧根所言的高维的他的死亡也就不成立。

    因为神王欧根口中,那个在高维死亡的他,就是赵文睿。

    他也确实让老资格的古神流了血,而且不止三斤。

    赵文睿固然彻底殒落了,那位古神也从极盛走向了衰落,五劳七伤之余,面对的是豺狼虎豹的围攻。

    甚至可以说,赵文睿非常出色的完成了将帝王拉下宝座的第一步,很多时候,缺就缺这么一个率先动手、也必死无疑的出头鸟,赵文睿就扮演了这么个角色。

    这也导致了后来古神没有办法全力以赴灭掉凯恩、赵文睿的因果线,于是凯恩硬是以一种很复杂的方式活了下来。

    这似乎是一个绕来绕去,过去、现在、未来相互影响的轮回,但其实并不是。

    它有明确的开端,也有明确的延续,它像是一盘绳索,有一个头儿,绕了几圈,然后有一个尾。

    这个尾就是从黑暗旧支宇宙获得了赵文睿遗产以后的凯恩本尊。

    从相对时间的角度看,说他是尾并不为过,因为他活跃于中间层时区,当35313年他完成毁灭中古战锤宇宙的壮举时,相对于外层时区,赵文睿本体奋斗3000万年聚集力量、从而让为位于亚山世界的他完成封锁,早已经成为非常、非常遥远的过去。

    也就是说,他是活的最久的那个,所以他是尾。( 无限之至尊巫师 http://www.wbxsb.com/0_877/ 移动版阅读m.wbxsb.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