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吧 > 网游小说 > 大明铁骨 > 正文 第364章 陷阱(求支持,求月票)
    在战场上,无论是进攻的一方,还是防守的一方,都会千方百计地想要赢得胜利。

    在过去的十几年间,明军一直在努力的提升自己的各种战斗技能。尤其是攻坚作战的技能,经过20年的反复演练。对于他们来说,他们的战术并不会局限于传统的方式。

    而且更为灵活,决不拘于常规。

    一阵密集的迫击炮弹落在清军阵地上的同时,明军又一次开始了进攻。在炮弹的掩护下,开始了进攻。这种战术是几年前经过反复推演之后开始实施的。

    从外围到棱堡边缘,足足有六里的纵深,他们要面对的是清军二十道阶梯式的防线。也正因如此。他们必须要像啃骨头一样,一口口的把青军的防线啃下来。

    在进攻的过程中,他们必须实施一次又一次的跃进。然后再以攻克清军的防线为依托,向纵深进攻。

    不管这种战术没有办法形成密集的火力,但是迫击炮形成的密集火力却可以替代步兵火力。

    “冲上去!冲上去!”

    在密集的铳声和爆炸声中,军官们的喊声不断督促着战士们,战士们在迫击炮的掩护下冲进了几十丈,然后又一次伏下身子,头脸紧紧地贴到石块、地面,以躲避着迎面射来的子弹,他们还不时地抬过头去,看看前方的敌人火力是否减弱,然后,他们会端起火铳,瞄准射击。

    这样冲锋的阵势和速度,使得战士们能够从容地观察敌人,从容的选择射击目标。

    不紧不慢的进攻,对于进攻的一方是有利的。

    每当战友们用火铳瞄准射击敌人,让敌人纷纷躲避铳弹,火力稍弱的时候,那些扑在地面上的战士们,就会立即爬起身来继续冲锋,然后再一次趴在障碍物的后方,然后他们会端起火铳瞄准射击。

    在更多的时候,排击炮的密集火力这可以把清军炸的根本就抬不起来头。只能龟缩在战壕之中躲避横飞的弹片。

    所有的一切,都是一丝不苟的,对于这些士兵来说,他们只是如同在训练场上一般,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当机会出现的时候,那些战士们立即和出口的子弹一样,猛地一下飞了出去,完全无礼对面像雨点似飞来的子弹,他们如同急风骤雨似地扑向了敌人的战壕。

    面对如同猛虎似扑来的明军,防守阵地的清军根本没有办法适应这种进攻。他们无不是立即变得慌张起来,他们中有的人回头就跑,有的则胡乱射击,还有一些人匆忙的给火铳冲上刺刀,毕竟在短兵相接的时候,刺刀更有用。

    杨森和战友一同冲在最前面,一口气冲到了战壕的下面。刚一跳进去,他就将刺刀刺向了身边的敌人,相比于擅长使用刺刀的明军,面对刺刀冲锋,清军几乎是不堪一击的,那些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说着什么,要重整大清威风的八旗兵们,面对猛烈的刺刀冲锋,甚至连还手的力气也没有,锋利的刺刀不断的地战壕中收割着清军的性命,越来越多的清军纷纷逃似的往后方撤去。

    过年以来,刺刀冲锋从来都是明军克敌制胜的法宝。甚至在线膛枪出现之前,明军之中还有一句口号叫做“子弹是笨蛋,刺刀是好汉。”,由此可见,刺刀冲锋在明军的作战体系之中所占据的地位。

    很快不堪一击的清军就溃败了。在猛烈的刺刀冲锋面前,他们甚至连一个照面的功夫都撑不下来。

    像这样的小出击,在杨森的记忆中,从西南到这里,至少有过不下四十次了,尽管清军也曾发起过凶猛的反冲锋,但是却没有任何意义,毕竟,就拼刺而言,明军一直都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当不堪一击的清军被赶出战壕后,身处战壕中的杨森感到很痛快。

    “就得这样打,就得这样打,这样打才痛快!”

    他的心里此时显得很是激动,在跳进战壕后,他接连用刺刀捅死了三个向他扑来的敌人。甚至最后,还像打靶似的,一枪放倒了一个逃窜的敌人。

    这样的仗,打的很舒坦。打得也很过瘾。总是会让人热血膨胀,让人们忘记本主在战场中的各种风险。

    顺风仗就是如此。越打人们的胆量越大就越勇敢。越能在战场上击败那些敌人。

    得意洋洋的看着那些清军。如果不是因为步兵铳里已经没有了铳弹,也许他会朝着那些背对着他逃窜的清军打上一铳。

    “就当是老天爷这会儿不收他吧。”

    杨森在心里自言自语道,无意中他把自己放到了替天行道的位置。然后他抽出纸烟,递了一根烟给身边的战友。

    “要来根烟不?”

    正当杨森掏出烟和弟兄们分享的时候,在距离战壕几十米外的一个坑壕里,一名清军正忙活着,他取出一盒火柴——这还是从明国买来的,然后点着了一根导火索,导火索立即喷出一团白烟,迅速的燃烧着。

    同样的一幕,在另几个坑壕里上演着。这场冲锋对于他们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河训练场上并没有多少区别。那些已经习惯了明军线阵战术的清军,根本就不知道如何抵挡这样的进攻。

    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场来的十分轻易的胜利。

    那些正在享受着战后的宁静的战士们,根本就没有想到,当他们赶走了敌人,占领了敌人的阵地后,在他们的脚下,还有另一个敌人。在他们进攻之前。清军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这场胜利或许是轻而易举的,但是,未曾不是清军刻意丢给他们的胜利。

    “一万斤火药!”

    置身于棱堡的顶部,看着已经失守的清军前沿阵地。玄烨非但没有丝毫郁闷,反而得意洋洋的说道。

    “爆炸的话,足以把他们炸个底朝天!”

    一万斤火药,足足两百桶,早在几天前的晚上就被悄悄的埋进了战壕中,只需要等到明军进攻,夺取了战壕之后,就可以引爆,这就是玄烨所谓的“另辟蹊径”。

    想要击败明军,就要想其他的办法。硬打硬拼当然不是最好的选择,除了硬打硬拼之外,还有其他的一些法子。当然这些办法。对自身也有一定的危险。

    但是现在看来,一切都挺顺利的。已经嚣张了这么长时间的明军,轻而易举地跳进了一个为他们精心准备的陷阱内。

    “主子英明,这一万斤火药,要是爆炸了,估计那些个明军,即便是不给炸死,也得给吓死!”

    索额图这边刚拍过马屁,周围就是一阵附和声,一时间,玄烨的身边到处都是大臣奴才们的马屁声,对此,玄烨倒也没有拒绝,而是笑眯眯的笑纳了,不过在笑纳的同时,他仍然有些紧张,他紧张的盯着前方,唯恐笑纳变成了笑话。

    在短暂的等待之后,在众人的期待中,突然一阵猛烈的爆炸在刚刚被清军丢掉的战壕中扬起,瞬间,整个阵地都被土黄色的烟尘所笼罩。

    原本正在吸着的烟的杨森,甚至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人就被摔得七荤八素的,耳朵轰鸣着,根本就听不到任何声音。

    剧烈的爆炸几乎把他脚下的土地完全掀开了,许多战士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土石吞噬,被埋在土石下,还有很多人,更是直接在爆炸中被炸飞上了天。

    在爆炸的烟云中,一个个红色的身影在土黄色的烟尘中秀是醒目,即便是相隔甚远也能看得清楚,那是被爆炸炸飞上天的战士,他们在被炸飞的瞬间,就已经失去了性命。

    突如其来的爆炸,震撼着大地,在一阵地动山摇之后,一切都结束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杨森才恢复些许神智,睁开眼睛,他看到在烟雾中不少人摇晃着身子走动着,失去了双腿的战友在血泊中挣扎着,还有人惊恐的在烟雾中走动着,不知所以的站在那里。

    这是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有人知道,甚至直到爆炸发生的一两分钟后,幸存的人们仍然没有回过神来,但是这个时候,清军却已经扑上了来了,原本以为会有一场血战的清军,冲上来的时候,他们看到曾经势如猛虎的明军,甚至都没有抵抗,只是茫然的站在那里。

    刺刀轻松的刺进了没有丝毫抵抗的明军战士的身上,轻易的夺走了他们的生命,许多人甚至就是那么愣愣的站在那里,任由刺刀捅在身上。

    “杀光他们!”

    在清军的叫嚷声中,回过神来的杨森挣扎着向后方逃去,他手中没有武器,火铳在他飞出战壕的时候,就不知落到了什么地方,身无寸铁的他,除了逃之外,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双腿发软的他,甚至只能向后方爬去,在爬了几丈之后,他看到地上躺着的战友,他的脸上都是灰土,根本就看不清楚模样。

    “杨……森……救,……救我……”

    战友的求救,让杨森爬过去,然后拖着他的手臂,往后方爬去,尽管他同样也没有什么力气,但是仍然拼尽全力拖着战友。

    在他们两人往后爬去的时候,已经冲过来的清军则在那里打扫着战场,他们不时的将刺刀捅进躺在地上的战士身上。在黄色的烟雾中,战士们的惨叫声和刺刀刺入人身体时发出的声音在空气中回响着。

    完了……

    完了……

    后方的明军,在爆炸后,看着被尘土吞噬的战场,无不是惊恐的睁大眼睛,他们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不敢相信刚刚夺下的阵地,会突然发生这样的爆炸。

    近乎于毁灭性的爆炸,摧毁了战壕,同样也摧毁了战壕里的人们。

    当他们看到清军在烟尘中用刺刀收割着战友的生命时,无不是纷纷端起火铳,瞄准清军射击,但是因为视线的关系,他们的干扰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快开炮,开炮啊……”

    军官们叫喊着,很快迫击炮就欢叫起来,一阵阵雨点似的炮弹落在阵地上,落在清军的头上,爆炸的烟云再一次吞噬了阵地,在夺走清军生命的同时,也夺走了不少幸存的明军战士的生命,但也让活着的人有机会撤下来。

    终于,当杨森拖着战友撤到距离出发阵地还有几丈远的位置时,就有几个弟兄冲过去,把他们抬了回来。

    “怎么样,那里受伤了?”

    弟兄在那里关切的喊叫着,可是坐在战壕中的杨森却只是坐在那,在求生的意志淡后,恐惧又一次吞噬了他。神情中尽是惊恐,直到现在,恐惧仍然占据着他的理智。

    “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弟兄们发现他没有受伤后,有一个军官过来急切的问道。他们都想弄清楚发生了什么,只有这些幸存者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炸了,炸了……”

    除了喃喃着这句话,杨森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

    见他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那个军官冲着他的脸上连抽了两个耳光,然后喊道。

    “清醒点,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被抽了两个耳光后,杨森这才回过神来,他抬头看着长官,愣了一会,然后才开口说道。

    “啥,啥事……”

    “那边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我,我也不知道,炸了,突然一下,战壕就炸了,全都炸了,一下子……”

    杨森在说话的时候,浑身惊恐的颤抖着,对于从爆炸中幸存的他来说,甚至只要一提及那爆炸,他的脑海中就会浮现也爆炸的瞬间,脚下变得松软,然后人被抛飞起来时的恐惧,尤其是在幸存后,整个人的恐惧。现在,又一次被长官问道这个问题,他所感受到的仍然是恐惧。

    “炸了,是从那里炸的?炮弹是从那里来的?”

    军官又一次急切的问道,这才是他关心的问题,难道清军发明了什么新型炮弹?

    “不,不是炮弹!”

    用力的摇着头,杨森说道。

    “脚下,是从脚下炸的,肯定不是炮弹!”( 大明铁骨 http://www.wbxsb.com/0_10/ 移动版阅读m.wbxsb.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