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吧 > 网游小说 > 大明铁骨 > 正文 第323章 西巡(求支持,求月票)
    远在万里之外的中都,即便是知道三个半世纪之后的世界,但是朱明忠,仍然想不到,在数万里之外的异国他乡已经有人“盯上”他的儿子,想要把一个国家的王冠送到儿子的头上。

    在兴乾十九年的初秋,在汽笛声中,朱明忠搭乘奔驰的列车,一路向西,朝着嘉裕关,向着哈密驶去。

    经过一年的紧张施工,铁路已经修进了哈密,修进了西域。几乎是在铁路筑通的第一时间,朱明忠就作出了西巡的决定。他必须要对西域有所表示。而能够传递他看中西遇的最直接信号,就是本人前往西域巡视。

    相比正德下江南时,百官的反对,以及沿途官府的抵制。河南以及陕西各地对于皇帝的西巡是欢迎的,每当皇家列车从铁路上驶过时,总可以看到站在路边对着疾驰而过的火车长揖的百姓。

    兴乾年以来绝大多数百姓对皇家的尊崇是发自内心的,尽管有着“长子继承”、“禁止乞讨”等“苛政”,而且这些影响到了天下几乎每一个人。但是兴乾年以来诸多德政仍然让百姓受益颇多,仍然让百姓们对皇家感恩戴德。尤其是在列车驶过潼关,进入陕西之后,因为沿途有大量的军功地主,那些受领勋田勋士以及荣民,更是携家人于铁路两侧迎接皇帝的造访。毕竟他们是皇帝政策的直接受益人。

    即使只是远远的看上一眼,对于那些人们来说,也足以让他们为之炫耀一生。

    粘了那么一点皇气,这确实是值得骄傲的。至少在这一些人看来,这本身就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

    咣铛、咣铛……

    列车轰鸣着由远而近的驶来,身着无衔军装,胸前佩带着“翊麾勋章”的苏炳放,领着家人恭立于路基边。

    “快点,你们几个,按个头站好,排好队……”

    又一次,苏炳放对妻儿们盯嘱着,扭头时,看着身边的妻儿,他的脸上挤出了灿烂的笑容。

    当年西征的时候,他是孤家寡人,只有自己一个人,那个时候他的所思所想,不过只是退役后能够分到一块田,然后安生的过自己的小日子。可是他自己也不曾想到,命运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西安的医院里认识了媳妇,退役后他就带着媳妇定居在这里,他分到了一大块田地。当年就抱了个大胖小子,后来又花钱买了两个色目婢,她们俩也为他生了九个儿女,再加上媳妇生的五个儿女,一家十七口人。也算是枝繁叶茂了!

    这日子,过的确实舒坦。恐怕就是他爹做梦都没有想到过自己的儿子会有这么一天吧。

    “老爷,你的衣领整整。”

    苏王氏扭头为苏炳放整齐衣领,然后便和他一样站在那,看着越来越近的火车。

    “皇帝真的在火轮车上?”

    还抱着幼子的小伊,这个有着一双灰色眼睛的色目婢,眼巴巴的看着那列车,用生硬的汉话问道。

    “对,就在车上,这次皇帝陛下到西域,就是为让那些个俄国佬知道,西域是大明的,他们那来的回那去!”

    西域是大明的!

    尽管这句话已经说了快一年了,但是谁都知道,现在西域在俄罗斯的控制中——去年九月十三,满清与俄罗斯签署了《莫斯科条约》将西域割让给了俄罗斯,一个月后,哥萨克的身影出现在天山脚下,而满清朝廷也是在那时开始了自己的西行之旅。

    对于满清而言,西域的割让让他们享受到了久违的安全,帕米尔高原上万座雪山和俄罗斯控制下的西域,一同构成了他的屏障,尽管满清上下对此颇有微词,但谁都无法否认割让土地后所带来的安全感。

    他们无不觉得这是一个极为划算的买卖,毕竟只是用一块地方就换到了这从不曾有过的安全。

    有俄国人在中间挡着他们。那些汉人总傻眼了吧,我们总不能卖过俄国人再打过来吧。

    确实正像他们最初猜测的那样。第三方势力的引入,直接导致了局势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无论如何,大明都不可能绕过俄罗斯控制下的西域。直接进攻满清。

    但是,对于大明而言,清虏将西域割让给俄罗斯人的决定,却激怒了大明,从内阁辅臣因此去职,再到加速修建铁路以及外交上的抗议,直到现在,大量军队集结于哈密等地待命,大明在用自己的方式告诉俄罗斯——大明是绝不会接受的他们对西域的占领。

    甚至于在不同的场合,大名都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为了西域,他们不惜要和俄国人打上一仗。

    而且在西伯利亚你们表现更加的咄咄逼人,不断的煽动当地的蒙古人,煽动着他们进行反抗俄国的起义。

    “我们已经很清楚的表明了我们的态度,俄罗斯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和平,要么战争,前者,他们撤出西域,他们将赢得我们的友谊,至于后者,就是战争……”

    恭坐于的陛下的面前,顾衍生谨慎的回答道。

    去年,他曾作为皇帝特使前往俄罗斯,在莫斯科与俄罗斯人进行了谈判,但是谈判的结果是不欢而散,不过尽管如此,那次出访经历,却也让他得已进入通政司,而且一直深得皇帝的信任。

    在中都,没有人怀疑有一天顾衍生会入阁。只是时间问题,毕竟,他的父亲顾炎武一直深得陛下的信任,自从顾炎武致仕后,陛下对顾衍生屡屡加以提携,而阁臣,除了才能之外,本身就是“幸臣”的待遇。

    不过也正因如此他才会更加得谨慎,毕竟他并不希望任何轻举妄动,导致自己在皇帝的面前失宠。这正是幸臣的无奈。有的一切都来自于皇帝陛下的宠幸。

    “俄罗斯人,是不会仅仅因为我们的警告放弃西域的,不过放不放弃,也由不得他们。”

    朱明忠从没有想过俄罗斯人会因为自己的警告放弃西域,就像俄罗斯人在西伯利亚问题上,至今都没有让步一样。

    “你去年去俄罗斯时,那里是什么情况?”

    “陛下,去年臣抵达俄罗斯时,俄罗斯新沙皇刚刚登基,伊凡五世与其异母兄弟彼得一世并立为沙皇。由于彼得年幼、伊凡痴钝,所以目前俄罗斯由伊凡的姐姐索菲亚摄政。”

    听到“彼得一世”这个名字时,朱明忠的眉头微微一挑,彼得一世……再过十几年,可不就是历史上的那位彼得大帝。

    想到这朱明忠略点了下头,然后说道。

    “那么,现在时机上是成熟的,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最迟明年,西域就会重新回归故国了!”

    “陛下,已经决定了?”

    默默的点下头,朱明忠平静的说道。

    “早就决定了,这次朕往西域,就是为了最后一次给俄罗斯人警告,告诫他们,朕的意志是绝不会改变的,”

    在皇帝的“九五之尊”前往哈密,为的是什么?

    就是通过这次西巡告诉俄罗斯人,大明是不会放弃西域的,大明绝不会在西域的问题上作出让步。

    “陛下,臣上次于莫斯科发现,在西域的问题上,俄罗斯贵族分成多派,尽管他们的意见不同,但是他们都知道清虏割让西域的用意,所以,在这一问题个,他们才会产生分歧,尽管他们的分歧很多,但是毫无疑问的一点是,他们绝不愿意因为西域与我国发生战争,而且他们也清楚的知道两国之间的实力差距。”

    如果说现在有哪个欧洲国家最了解大明,恐怕也就是俄罗斯了。毕竟,他们和大明直接接壤。可以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大明。

    “他们应该知道的!”

    略点下头,朱明忠继续说道。

    “毕竟,在西伯利亚,我们不止打过一次交道!”

    中俄两国的角逐从兴乾元年开始,在西伯利亚就从未曾停止过,即便是现在,在那里,大明仍然通过对当地布里亚特人的支持,去驱逐俄罗斯在西伯利亚的势力。大量的燧发铳被提供给布里亚特人,他们不断的袭击俄罗斯人的城市、据点。无论最终结果是什么,对于大明而言都是的有利的。

    毕竟,在冲突中布里亚特人会大量的死去,至于俄罗斯人,他们的势力被不断的削弱。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而大明就是那个渔翁。

    在过去的一年中,大明进一步加大了对布里亚特人扶持的力度。不然,这并不仅仅是为了报复俄罗斯在西域上的失策。也是大明既定策略。

    “他们清楚国力上的差距,但是俄罗斯人……”

    冷笑着,朱明忠说道。

    “他们不撞得头破血流,是不会服软的,既然如此,那就把他们打个头皮血流,反正在西伯利亚的问题上,早晚也要和他们大打出手!”

    之所以修建这条铁路,除了是平定西域的需要,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解决西伯利亚,解决俄罗斯的威胁,无论如何,这一仗都是无法避免的。

    “陛下,臣在莫斯科时,曾有俄罗斯上层贵族提议,希望在西域问题上与我们进行谈判,他们表示愿意在西域问题上让步,但是希望我们在西伯利亚的问题上让步……”

    顾衍生在说话时,显得极为谨慎,他知道陛下对于领土的态度,不过作为大臣,这些话他必须要说出来。

    “在领土问题上,我们是不可能进行谈判的!”

    摇摇头,朱明忠看着顾衍生说道。

    “衍生,你是老臣之后,朕对你自然是极为信任,但是你要清楚,我大明的核心利益是什么,在什么样的问题上,是不能够进行谈判的,当年先皇为什么宁可失国,也不愿与清虏谈判,换取喘息之机?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在国土的问题上,我们不可能谈判,不可能让步,这一点,必须要清楚,西伯利亚是霍去病封狼居胥的地方,我们汉人的铁骑抵达那里的时候,那些俄罗斯人还在树林里摘果子,在河边捕渔,他们说西伯利亚是他们的,朕要说……放屁!”

    冷冰冰的丢下一句粗话,看着有些惶恐不安的顾衍生,朱明忠笑着说道。

    “衍生,今天你这么说,是给朕提了个醒,看来俄罗斯人也知道,在西域的问题上,他们是在为清虏火中取粟,他们自然不愿意这么做,所以,他们在西域的问题上,不会太过坚持,甚至他们从一开始就作投机心理,毕竟,他们清楚两国的实力差距,所以,他们想用西域换西伯利亚,嗯……”

    沉吟片刻,朱明忠笑道。

    “这对我们而言是件好事,既然他们是想投机,也许心里压根就不想和咱们打,那咱们就做出大打的态势。”

    “陛下,您是说俄罗斯人是在虚张声势?”

    顾衍生惊讶的看着陛下。

    “没错,这些年,他们应该知道我们与清虏之间的血海深仇,别说中间就是隔着个俄罗斯,就是隔着大海,这血海深仇也是一定要报的,所以,他们十之八九是希望借西域换取我们在西伯利亚上让步,俄罗斯人啊……当真是狡猾至极!不过,这一次,恐怕他们是要失策了!”

    俄罗斯人的性格本身就带有投机取巧的心理。不论是现在还是几百年后。他们总是怀揣着投机心理去处理问题,从而在其中获得一部分利益。

    如果能吃到嘴里,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即便是吃不到嘴里,又会失去什么了。

    面对俄罗斯,朱明忠有足够的自信,毕竟现在的俄罗斯说好听了是一个欧洲大国,说难听了除了土地大那么一点,他们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大国,更谈不上强国。也就是欺负一下那些未开化的布里亚特人。

    别说面对欧洲各国,就是面对波兰,瑞典也只有被吊打的份。这个俄罗斯有可能敢为满清火中取栗吗?

    即便是在给他们吃两个熊心豹子胆。估计他们也会掂量掂量。

    “不过我们必须要向他们展示我们的力量和决心。毕竟,这些人本次不敲到他们的头上。他们都不一定知道痛。

    ……………………

    今天我是知道疼了。感冒发烧,高烧两天不退,浑身肌肉酸痛,关节酸痛……( 大明铁骨 http://www.wbxsb.com/0_10/ 移动版阅读m.wbxsb.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