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吧 > 网游小说 > 大明铁骨 > 第100章 关心(第二更,求支持)
    有点意思!

    别说是其它人,就是朱明忠本人,在从报纸上得知桂王朱慈煊居然娶商人之女为正妃后,也是忍不住啧啧称奇,毕竟虽说大明有着皇家宗室不结亲权贵的传统,可是像桂王这样的娶富家女的事情,还是第一个。

    而对于梁家,朱明忠可以说是极为熟悉,毕竟当年他可是亲自上门请梁天佑出山,重新江北海路,也由此奠定了梁家在江北海商中的地位,当然更重要提梁天佑、梁赞他们父子两代人都是北洋商会会长。

    中都不泛权贵,也不乏富人,梁家虽说是知名的海商,但是梁家有多少钱?朱明忠的心底大致有个估量,顶多不过一百多万两的资产,在中都算不上是什么豪富。可是相比于普通的豪富,梁家却有一个其它人所不及的优势——梁家是海商,北洋商会有数百艘商船!

    这才是最重要的!

    “桂王到是挺会选人的啊!”

    心里这么感叹着,朱明忠对为其出谋划策的人,反倒是产生了兴趣。

    “这件事,倒是挺有意思的!”

    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朱明忠便立即命人给调查厅送了一个手喻,让他们查一下是谁从由说动了这桩姻缘。

    调查厅,是几年前朱明忠成立的一个部门,与普通的朝廷衙门不同,调查厅尽管在名义上是朝廷的一个衙门,可他们却是直接听命于皇帝本人,而且他们的俸禄也是由内库支付,这也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他们等同于皇帝的家臣。只不过这个家臣的用途是监督百官,但他们与锦衣卫不同,他们存在的目的是为了肃贪倡廉,为了惩治腐败。

    古往今来,为了彻底根除官员贪婪的本性,历朝历代甚至不惜采用酷刑。而其中又以高皇帝明最为严酷。流民出身的他对贪官可谓是极为痛恨,对待官员贪腐的问题上常常法外用刑,其中的典型就是剥皮揎草,此刑罚在《大明律》中并无规定,但是,朱元璋创设了这一刑罚,适用范围仅只是贪腐官员,将剥下的人皮制成鼓或者填入稻草制成人皮稻草人立于衙门门口或者当地土地庙的门口,用以警告继任官员,切勿贪赃枉法。然而“剥皮揎草”依然没有杜绝贪污的发生。相反,明朝官员的贪污情况比之前任何一个朝代都要严重,当然无法与“我鞑清”相比。

    后世对于贪污的争论告诉朱明忠,贪污往往是一种制度上的问题。靠杀鸡敬猴的人皮场,并没有起到作用,制度上的问题只能从通过改进制度来解决。所以在兴乾元年年中,朱明忠便悄然设立“调查厅”。调查厅并不隶属于内阁,也不受提刑按察使左右。它领内库俸直接对皇帝负责,拥有绝对的权威。调查厅对官员进行监督和调查,对一切涉及官员,不论地位高底,一概严惩不赦。为有效揭发、调查和打击贪污,调查厅获以下皇帝特旨赋予广泛调查权力,以打击贪污。特殊的权限让调查厅拥有着绝对的权威,能有效监督大明的各个机构。

    正是因为调查厅的存在,让兴乾以来,大明的官场腐败都控制在一个极其有限的范围内,当然,这也与大明官员的高薪养廉有很大的关系,只不过大明的高薪养廉并没有借鉴满清的高薪养廉,而是借鉴了晚清海关的高薪养廉,高薪养廉制度使官员无后顾之忧,也不必去冒贪污中饱的巨大风险。

    现在大明的高薪激励机制,让官员们“不想贪”;严厉的监督制度,让官员们“不能贪”;严明惩戒制度,让官员们“不敢贪”。这三者互为补充,不可分离。而其中,最重要的监督的作用最为重要,而调查厅就是朱明忠监督百官的工具。

    当然,这个监督对象,并不仅仅只是百官,宗室侯门同样也是他们的监督对象。这也是朱明忠选择让调查厅处理此事的原因——这本身就是他们的职责,而且,他们的调查权并不仅仅只是对贪污行为。首先要有监督,然后才有调查。

    不过的只是半天的时间,一份调查厅的报告就呈现在朱明忠的案前,看着这份报告朱明忠不时的轻轻点头。

    “这么说,一切都是潘仁远策划的?”

    朱明忠并没有抬头,而站在御案前的李志听到陛下的问题后,立即回答道。

    “正是,他是桂王府长吏,是桂王回京途中所结识的布衣,因为桂王身边并没有亲信之人,所以桂王才以他为长使。”

    作为陛下当年侍从官出身的李志,虽说于官场上名气颇大,但能够认出他的人,不超过五个人,这是因为,调查厅独立于官场体系。

    独立于官府体系之外的调查厅,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人情——几千年来中国都是一个讲人情的国家,官场事务常常为人情关系所左右,错综复杂的人情关系,更使得有了“官字两张口”的说法。但调查厅作为独立于官场体系外的机构,自然避免了官场的人情,从而使得他可以有效的惩治腐败。

    “这个人,确实有几分才能。”

    朱明忠的语气中倒带着几分欣赏之意。

    “能够一眼看出,现在与什么人结交对其最为有利,银行虽说能给桂王带来金银,可是梁家却能把北洋商会带给他,有了北洋商会,桂王就藩自然是事半功倍,这个亲家,他挑的好啊!”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傻人有傻服吗?

    想到朱慈煊的一些经历,朱明忠暗自想到,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吧!

    “陛下,当年宋朝时,就有宗室与商贾通婚,现今他只是效仿宋朝旧事……”

    李志直截的回答让朱明忠微笑道。

    “效仿并不见得坏事,对桂国来说,与梁家结亲可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梁家……”

    沉吟片刻,朱明忠感叹道。

    “现在也是我大明豪门啊!”

    梁家的钱或许算不上多,可是北洋商会股东却包括有大明的大半侯门以及许多官员,而梁家与这些人家的联系……

    “陛下,臣以为,现在梁家尚未嫁女,不妨派人知会梁赞一声,让其绝了这个心思!”

    李志很少会提这样的建议,当初选择他作为调查厅的负责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不多言。不多事。

    今天李志之所以会多嘴,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是皇帝的家臣,于调查厅就是阻止贪官污吏毁掉皇家的基业。所以他才会在桂王的事情上变得有些敏感。

    “不需要!”

    摇摇头,朱明忠说道。

    “朕既然让桂王就国,这么点的容人之量还是有的,只是……”

    沉吟片刻,朱明忠才叹了口气,然后感叹道。

    “梁家两任北洋会长,于我大明来说,并不见得是件好事,今年商会的会长人选可以换人了,他们现在与桂王结亲,倒也是件好事,如此,将来梁家势必可为桂国的豪门。”

    或许现在,身为皇帝的朱明忠很少有一言定生,一言定死的权力,但是他的一句话,却同样可以决定很多人和家族的将来。至少现在,梁家的将来已经被注定了。

    梁家于朱明忠的眼中,是不值一提的,他所好奇的是潘仁远,好奇的是那些宗室在就国之后,他们的身边总是会浮现出一些“能人贤才”为其出谋划策,而且总有出人意料的地方,就后世的经验来说,那些谋划往往都有其过人之处,这才是朱明忠好奇的地方。

    “看来,这分封倒是也显露出了许多人才。”

    其实何止是分封让人才物尽其用,就是现在历史的改变,不知让多少本来为历史所埋没的人才,得已物尽其用,就像李志一样,原本在历史上是默默无闻的,但是现在,却是大明官场上最重要的一环。

    “上次,你说计划于每个省设立一个办事处?”

    处理完桂王的这个插曲之后,朱明忠自然的问到了调查厅的本职工作。早在几个月前,李志就已经透露出于地方设立办事处的意思。

    “是的,陛下!”

    李志回答道。

    “陛下,现在调查厅都是以派出特别调查员的方式,在事发后前往某地进行调查,再就是派出巡察员,前往地方秘密巡视,虽然颇有成效,但是以臣看来,却不能形成长期监督的体系,陛下曾经说过,但凡是人只要没有人监督都可能贪腐,虽然,巡视制可以避免调查厅与地方产生错综复杂的关系,从而避免为人情牵绊,但是也带来了对地方不熟悉等弊端,所以臣以为,可以设立常驻机构,与巡察员互相配合。”

    对于李志的建议,朱明忠稍作沉思后,反问道。

    “那么如何避免调查专员和官员长期接触后的沆瀣一气?”

    如何避免两者的沆瀣一气,早在设立调查厅之前,朱明忠就认真的考虑了这个问题,人情是张网,这张网可以把所有人都网络进去。一但设立常驻机构,其必定会有当地雇员,然后种种复杂的人情网,势必会对其产生影响,进而影响到调查的公正。

    “陛下,所以,臣才想着,能否与当地设立类似军正司情报站的机构!”( 大明铁骨 http://www.wbxsb.com/0_10/ 移动版阅读m.wbxsb.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