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吧 > 网游小说 > 大明铁骨 > 第204章 提刑(第二更,求月票)
    这一段时间里,为了能够探听消息,郑侠如一直没有闲着,他在城外布下了十几个眼线,当方得财从清河匆匆赶回时,就有眼线看见了他,然后立即赶进城去向他秉告,似乎对于他们来说,这入夜后的城门的门禁自然不算什么,拿着盐运衙门的腰牌,只要亮一下腰牌,城上就会落下篮子,然后把他吊上城。

    当郑侠如得到秉报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了,几乎是刚一得知消息,他就命人去喊来师爷,很快赵平跃也披着棉衣匆匆赶到他的书房中。

    这会郑侠如整个人都在那里强抑着内心的住激动,挥手让送信的差役离去,望着赵平跃,有些激动的说道:

    “老弟,事情的成败,就看明天了!”

    沉吟半晌,赵平跃只是略微点一下头,然后转身离去。他知道,现在眼前的这位东翁不需要他再说什么,在赵平跃离开之后,整个后半夜,郑侠如完全无法入眠,直到天将放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睡去。

    待到上午洋表指着九点的时候,才有衙门的吏员匆匆推门进来秉报道着有人抢购不记名纲册。

    尽管这个消息让郑侠如的睡意顿消,但他却是不冷不淡的说道。

    “哦,有人卖,就有人买,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这会的郑侠如表现的倒是极为冷静,似乎就像是在说着件什么不提一提的小事似的,这会赵平跃也走了过来,他显得也是极为平静。

    见赵平跃走际这来,郑侠如便说道:

    “王书吏,快把刚才的话再对孙先生说一遍!”

    王理平便连忙重复道。

    “师爷,这些日子只有人不断的放纲册,今个突然有人在那里收纲册。这不已经涨了小半成了!”

    心知这件事已经办成的赵平跃,则不动声色地问道:

    “是吗?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有人卖便有人买,这纲册不就是留着人买的吗?”

    而郑侠如则故作沉思状,然后才吩咐道:

    “嗯,小心点也没大错,打听一下,看看那些纲册是那些人在买!”

    随后郑侠如又吩咐几句,才让衙门里的吏员离去,而在其离开之后,他刚要起身,忽然便觉得身体有些发软,赵平跃急忙伸手将他扶住。

    “大老爷,您这是……”

    深吸一口气,为了让自己平静下来,郑侠如先捡了一个不打紧的事情笑道。

    “你说,将来他们陕人会不会把我做成牌位成天的咒我?”

    而赵平跃则是一副沉默不语,他先转身将门关上,然后走到郑侠如的身边,然后压着嗓子,用只有两人能听着的声音说道:

    “咱们现在把事都做得很满,只要这几日把那些纲册都让了出去,就可以露点破绽给邱东家了!”

    郑侠如连连点头,忍不住叹息道。

    “哎,其实吧,这件事,确实有失几分厚道,可生意……总是如此啊!”

    在这一声叹息之后,郑侠如的目中精光一闪,心下暗自寻思道,死道友总好过死贫道。与其让那些纲册在他手中变成废纸,倒不如在别人的手里变成废纸。只要再等几天,那些眼瞧着不值一钱的废纸就能变成现银。

    郑侠如并没有等上多长时间,不过只过了三天,就有家中的心腹匆匆的赶到衙门里悄声告诉他,家中的纲册已经全卖了出去,价格甚至比往常还高出了一成半出去。

    “陆家、孙家的都出去了吗?”..

    郑侠如之所以会这么问,是因为这件事并不是他一个人的事,亲戚朋友同样也不能落下。

    “都转了出去,不但其它各家都转了出去,就是咱们家非但保住了本钱,还净赚了整整三十三万两银子啊!”

    看着赵平跃,郑侠如宛如身在梦中一般,非但保住了本钱,而且还挣到了三十几万两银子。

    “这么说,加家其它各家,这一次,至少得到了百万两是吗?”

    而一旁的赵平跃则连忙说道:

    “恭喜大老爷!大老爷的一番心血没有白费,这一次大老爷可是为经略筹得近百万两军饷!”

    赵平跃的的恭喜,让郑侠如的脸色不时的变幻着,挣到的银子绝不能装进口袋里,这笔银子,必须要交给经略,在那神情变幻中,他突然狂声大笑起来,在笑声中多少总带着些无奈。

    而赵平跃则有点担心,想要上前扶着住他。可郑侠如却一把将他推开,仍旧大笑不止,可在那笑声中,谁都能看出他脸色显得极为难看。

    就在这时只听郑侠如大声说道:

    “赵老弟,但凡是有可能,绝不能进官场,若欲为官,若为荣华富贵,总不知要做多少事情!郑某人此次为解国家用度,可谓是昧了良心,坑尽陕商之财,将道义丢于一旁……”

    这会郑侠如已经红了眼圈,就像是受到了什么打击似的。突然在这一阵狂笑之后,自觉失态的他又唉声叹气道。

    “但愿经略能明白郑某人一番苦心吧……”

    冠冕堂皇的理由,人人都需要,对于郑侠如来说,他同样也需要。当然,他也需要经略能够体谅他的苦心,至于能不能体谅,现在已经不在他的掌握范围内了。

    两天后,在当郑侠如的呈文被送至清河的衙署时,摆在朱明忠面前的还有一份军正司递来的报告,也正是这份报告,让他整个人的眉头紧锁着,面上带着怒容。

    “经略,您打算如何处置此事?”

    猛然抬起头,朱明忠厉声说道。

    “如何处置,他郑士介居然利用盐税改革,为一已之私坑害他人,私心如此之重,若不加以严惩,如何正典法?”

    看着厉声厉色的经略,朱大咸说道:

    “经略,这件事,郑士介只是推手,若是追究起来,他并无违法的地方。”

    “是的,经略,虽说郑士介以诈行奸,引诱一众陕商丘落入陷阱,致使多家陕商因此破产,但以大明律来说,他并没有违法……”

    这还没有违法!

    朱明忠把手一挥打断他们的话说道:

    “若是不对此事加以处置,如何令天下人服从,这法律的空子,他郑士介能钻,他日其它人就能钻!”

    呷了一口茶,顾炎武慢条斯理的说道:

    “经略,这件事,固然郑士介有欠妥之处,若是您想办他,下官自然难以阻挡,虽说他有私心,可却也有几分公心,他和江南籍盐商拿出了此次所得全部钱利,就是那些陕商做不到的,毕竟陕西现在还在清虏治下!若是不能以此事令其伤筋动骨,他日经略改革盐税,又岂能顺利?至于江南籍商人,经此一事,既便是其心有微词,亦不敢言语,毕竟经略已经施恩于他们!”

    这后一句话让朱明忠的心中一震,确实,每一次改革,都需要杀鸡给猴看,晋商是鸡、陕商同样也是,至于那些在此事中保住本钱的江南籍的盐商,等于变相的施恩,毕竟他们保住了本钱。

    朱大咸点燃了他的烟袋,吐了一口烟,然后说道:

    “杀鸡给猴看,此事郑士介有功有过,值此关键之时,经略用人,应该先取其才!至于其它,反倒是其次了。”

    面对他们的建议,朱明忠整个人都陷入的沉思之中,他的心情不可不谓之复杂,这件事着实让他感觉有些恶心,最根本的原因是,在此之前,郑侠如根本就没有打他的招呼。

    但在另一方面,他同样也知道,这件事对于官府来说确实有些好处,别的不说一百二十一万余两银子,就是最大的好处,将一堆废纸变成了白花花的银子,这笔银子可以办不少事情!

    但是,这件事会不会导致官府的声誉有损?

    显然,对于衙署没有丝毫影响,但是对于郑士介本人来说,他的声誉可以说是倍受打击……他这个人啊!

    于心底长叹口气,朱明忠无奈的摇头叹道。

    “是为公?还是为私?我看前者固然有,但最根本的还是后者……”

    而顾炎武则于一旁镇定的说道:

    “世人皆有私心!”

    这一句皆有私心,让朱明忠一阵烦躁:

    “私心,私心……”

    朱大咸一边吸着旱烟袋,一边说道。

    “这件事,郑士介确实有私心,可这私心之中,也有那么几分公心,于此事来说,于衙署是有利而无害,所以,经略只需要选择沉默既可!”

    朱大咸的建议,让朱明忠勃然怒道:

    “不行,我要是这么做了,就是等于默认此事,将来若是其它官员,也以所谓“皆是公心”为由行坑民害民之事,又该如何?”

    这才是朱明忠最烦恼的地方,毕竟,他曾见过太多的这种事情,不知多少百姓,打着处世为公的名头,在那里损害百姓的利益,然后他哼了一声,说道:

    “我等为官者,处事为公,不仅仅只是为了公家,更是为了公平!公正!这才是为官之道,若是以为公为由,而损害公平、公正,又谈何为公?”

    说着不等他们反应过,朱明忠便说道。

    “这件事,绝不能就些视而不见,此次,交由提刑宪司负责!”

    说罢,朱明忠就起身扬长而去,只留下朱大贤、顾炎武两人呆立于房中,半晌说不出话来。( 大明铁骨 http://www.wbxsb.com/0_10/ 移动版阅读m.wbxsb.com )